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作品回顾 Interview1-作画篇

监督:武本康弘

角色设计:门胁未来 

总作画监督:丸木宣明 

小物设定:秋竹齐一

 

活用原作漫画的表现方式

——本次的作品在作画方面有什么独到之处吗?

武本和我社之前的作品流派不同,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(以下简称《妹抖龙》)改用了漫画风格的表现手法。

丸木:从原本接近写实的作品风格,一下子发生了巨变呢。

门胁:很久没画过漫符了。(漫符:将角色情感进行可视化表现的绘画要素)

秋竹:没错没错,比如集中线什么的。我们考虑把这些要素运用在《妹抖龙》的作画之中,或许就能做出更有漫画风格的有趣画面吧。

1.jpg

——人设是如何创作出来的呢?

门胁:为了完成人设,我大约花了三天时间一直在阅读原作。当时一直反复原作的程度之深,以至于其他工作人员来问“你这是在漫画咖啡店吗”,我就向他们解释“不,我是在工作!”(笑)。

武本:我希望能将原作的特征更好地表现出来,因此拜托门胁小姐“把角色画得圆润、柔软、可爱一些”。

门胁:画得可爱是最首要的呢。

秋竹:角色身体的那种肉感真是太棒了。

丸木:比如小康娜的腿什么的就很赞(笑)。

门胁:那可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到的,是各集作画监督一起干劲十足地把腿画粗的结果(笑)。

秋竹:因为角色设定的时候就已经画得比较粗了,所以我想大概是最近流行这种的吧。

武本:原作者酷教信徒的画十分有肉感,特征非常明显,因此我们也在人设中反映了出来。

2.jpg

门胁:没错。因为原作者把肉感描绘得非常出色,所以我想:“既然如此就要将这种魅力充分发挥出来!”最初和武本先生探讨人设的时候,他曾说“腰姿比较独特呢”。以此为启发,我刻意在腰部的描绘方式中加入了一些特征。

武本:不仅是康娜,所有人的腰部都是很有特色的。

门胁:不过小林的就意外地简明易懂呢。

丸木:就是那种坐着上班的感觉。

武本:艾露玛的脚和屁股也很有特点。OP里那个背朝屏幕摇动屁股和尾巴的场景,把这个特点完美地表现出来了。


——《妹抖龙》中的路人角色非常多呢。

秋竹:小林所在的“地狱巡系统工程公司”的社员,好像在原作里出现了不少吧?

门胁:虽然不是全部,但还是加入了很多原作里的角色。尽管其中有些角色只出现了一格。

丸木:我只知道山下君和所长什么的。

秋竹:他们的个性都很丰富呢,画起来十分开心。而且座位已经安排好了,能让他们做出各具特色的姿态和行动时也十分让人开心。另外ED中出现的迷你版角色真是超级可爱啊。

武本:说起ED,就想到那四个人一边轻飘飘地摇晃,一边唱着歌的场景。作品完成后我们再观看,感觉那个部分简直可爱到不行。负责相关内容的原画staff出色地完成了工作。

秋竹:ED中角色的眼睛里好像没有高光吧?是有什么打算吗?

3.jpg

门胁:一开始武本先生的要求是“希望画出略带设计感的迷你角色”,但中途发生了改变,觉得“果然还是做成普通的迷你角色吧”,而高光的缺失正是这一过程遗留下的结果。当时为了追求设计感,我对眼睛做了非常细致的描绘,并将其原封不动地落实到设计稿之中了。不过没有高光确实还是有些冒险的。特典影像(《小林家的〇〇龙》)中的迷你角色与ED稍有不同,大概是表情变得更加简明易懂,就如同动画正片中的人物直接缩小了一样。

武本: 特典影像中的托尔超级可爱的,请大家一定要去看看。

4.jpg

——小物设定方面又是怎样的呢?

秋竹:小物件基本都是和武本先生商量着制作的。他十分中意那个螃蟹啤酒罐。

武本:那个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做的呢(笑)。

丸木:话说为什么是螃蟹?

武本:一开始你是画了只虾给我看的吧?

秋竹:不,并没有画(笑)。

武本:什么,没有吗?(笑)

秋竹:一开始武本先生就说要画“螃蟹啤酒”。所以为什么会是螃蟹我毫不知情,就这样一直干下来了。

5.jpg

丸木:难道在武本先生心里,比起虾还是更喜欢与甲壳类相关的螃蟹么?

武本:不不,之所以指定了螃蟹,大概是因为我突然有些想吃螃蟹了吧。

全体:(笑)。

 

Staff身上满溢而出的良苦用心

——这次角色设计和总作画监督两个职位分开了,其中是否有某些考量?

丸木:目的是提高工作效率。

门胁:没错。把“总作画监督”、“角色设计”以及“版权绘”三项工作分开会更有效率。也正因如此,这次我才能在人设和版权绘之外,以设计者的身份担负起作为动画制作之基础的“角色处理部分”,比如头发和角的处理等。

武本:根据作品的不同,将角色设计和总作画监督分开的做法,经过这次尝试我想是可行的。

丸木:从我仅作为总作画监督的立场上看,由于基础的部分门胁小姐已经处理好了,所以在整合作画的意义上,我感觉我和通常作画监督的工作没什么区别。不过这次尝试让我体会到,在担任总作画监督的同时还要完成角色设计是十分困难的事情。如果在总作画监督之上加入角色设计和版权绘的工作,我肯定是完成不了的。

门胁:由于不会出现因总作画监督的工作而中止其他方面工作的情况,因而我可以把这部分精力集中到版权绘的工作上来。

武本:这次的版权绘基本都是门胁小姐画的呢。

门胁:是啊。我尽可能地负责了所有版权绘,除了极个别的。不过好像越画越圆就是了……

武本: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丸木:无论是哪部作品,开始与结束时的画风都难免会发生变化嘛。


——本次作品在作画方面的工作量大致如何呢?

门胁:本来……应该能成为线数大幅减少的作品的(笑)。

全体:(笑)。

门胁:习惯真是可怕,一开始我是打算减少线数的,但直到原画staff提醒我“并没有减少啊”,我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秋竹:像托尔的女仆服之类的,画出那种轻飘飘的东西无论如何都需要大量的时间。

丸木:而且还带着褶边呢。

秋竹:尽管屁股和尾巴的作画也有可省略之处,但作画监督们还是非常细致地画出来了。

武本:第1集刚开始的时候,我问丸木先生:“线数减少了是不是好画很多了?”结果刚问完,他就开始抱怨:“才没那回事啊!”(笑)

丸木:因为托尔的头部实在是太复杂了啊。戴着头饰,长着角,还扎着双马尾,简直是复杂物品的大集合啊。

门胁:正因为这是一部描绘“温柔的世界”的作品,所以原画staff也抱着温柔的心态进行了创作吧(笑)。

秋竹:小康娜的服装也有很多褶边类的装饰,难画得不行。

武本:康娜的话没办法,不过我没想到托尔也会被这样说就是了。

秋竹:小林和泷谷就非常好画呢。

丸木:是的,小林真是让人感到治愈啊。不过麻烦的是,原画staff总是会自行画出过多的阴影线。

武本:确实存在这种情况。如果能减少一些就好了。

秋竹:因为武本先生经常提醒,所以我在进行小物设定时,把阴影线减去了不少。不过随着集数的推进,可能是对于减少的情况感到不安吧,原画staff又开始增加阴影线了……

武本:这就和“想要做出怎样的料理”是一样的。有的时候想吃怀石料理,有的时候则想吃汉堡和粗点心。二者各有各的美味之处,但这次我们的目标是后者。

秋竹:在第1集中,龙形态的托尔真是费了不少劲。虽然后来还是想起来了,但之前总是忘记画出毛发的渐变色彩呢。

武本:确实,那里也是返工次数最多的地方。


——作业量最大的是哪一集?

武本:大概是第1集或第13集吧。应该是第13集……单纯是因为镜头数比较多。

丸木:两集都是武本先生的分镜呢。

秋竹:我记得第13集好像有大约500个镜头来着?

武本:应该差不多。

秋竹:我记得当时就在想“天啊~这做得完吗”(笑)。

门胁:听说总镜头数超过500个的时候,我不禁“哈!”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呢。

秋竹:因为我社的作品大多镜头数都在350-400之间。

武本:那还是我把龙的战斗场景大幅缩短之后的结果呢。

丸木:像《妹抖龙》这种搞笑片,镜头数是不是很容易就多起来?

武本:很容易增多。我不希望喜剧或搞笑片变得缓慢拖沓,想尽可能地使用短镜头保持气势,从而使节奏变得更完美,我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画分镜的。不过这样一来很容易使镜头数过多,所以还是对很多部分进行了调整。

 

将想传达的内容仔细打磨,终成佳酿

——演出方面有没有格外下功夫的地方?

武本:可能谈不上下功夫,只是一边把“想要做出这样的作品”的心情传达给staff,一边工作罢了。我充其量不过是画了些分镜而已,无法直接参与每个镜头的制作,所以必须要拜托各位staff。因此还要考虑如何将自己想要做的传达出来。

丸木:武本先生一开始就把角色表、作品概要以及如何制作等内容总结在纸上,分发给我们了。

武本:作品的方针要尽可能简洁地总结出来,大概一张A4纸的程度吧。如果给出一摞厚厚的纸,不仅会让读的人心生厌烦,而且真正重要的事情也不可能细致地列举出那么多。必须言简意赅,同时简约不等于“简单”,而是“用较短的语言突出核心”。举个例子的话,就如同研米酿酒,把酒从普通美酒提升为绝品佳酿的感觉。动笔写传发给staff的文章时,也要像这样一步步地去掉杂味。

秋竹:像这样把角色表等总结在一张纸上,不仅难能可贵,还能单纯地减少很多错误。遗忘的时候马上拿出来看一眼就好。

武本:我想这也是我的性格使然,因为讨厌返工或是请别人做。不过在作品的制作过程中,无论如何细微的注意事项都会增多就是了。

 

虽然很辛苦,但能用心做出来真是太好了

——作画工作方面有什么煞费苦心的地方吗?

秋竹:“断线”是这次作品的表现手法之一,但在原画时这些点和线带来了很大麻烦,直接连上的话就非常简单了。

门胁:就是那些特别提醒动画staff“不要把线连上”的部分呢。

丸木:使用断线已经成为一种习惯,《妹抖龙》之后的作品也这样做了。

门胁:对上色的staff来说,在扫描时很难判断这些点“是线还是污渍”。由于这次鼻子画得也比较小,所以被当成是污痕的情况有很多。

丸木:而且很多时候并没有画鼻子,所以难免会感到迷惑呢。

秋竹:中间张里的鼻子还经常会消失。

武本:眉毛之类的也是呢。

秋竹:这些都是作画时难以注意的部分。

6.jpg

丸木:话说回来,OP中那个人们螺旋升天的场景,应该是秋竹先生负责的吧。其中似乎也有小林她们公司的社员?

秋竹:没错。里面画了几个社员,其他的还有小学生之类的。

武本:那个镜头的动作十分流畅,非常出色呢。

秋竹:非常感谢。正如圆盘第三卷中的staff评论所述,那个镜头的作画花了很长时间。虽然我曾夸下海口说“没问题,很轻松”,但却完全赶不上进度,于是把坐在附近的原画staff都抓过来帮忙了(笑)。

武本:“这里一个人搞不定吧”,我在一开始商量的时候不就说过了吗(笑)。毕竟有将近三十个角色不是么。

秋竹:近在眼前的角色我都十分努力地画了,不过远处小一些的角色还是拜托staff帮的忙。和小林住在同一栋公寓的,不是有个叫曾根的么。旋转时他的头发的那种飒飒飘动的感觉大受好评,这让我觉得用心做了真是太好了。

7.jpg

——有没有使用3D而并非作画的场景呢?

门胁:第7集登场的comiket中的路人就是3D。

武本:那里还用作画的话作业量就太大了。不过那段描写是在去comiket现场取材的基础上得以完成的。

丸木:再现度非常高呢。

武本:对吧?我想大概是现有的comiket描写中真实感最强的。经常去的人,一看到那种混杂的状态就能明白,“啊啊,到下午了呢。”会让人产生一种诚然如是的感觉。

全体:(笑)。


——制作完成后,有没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地方?

门胁:我对经常出现的泷谷和法夫纳的对话印象很深(笑)。

武本:法夫纳确实很棒,我个人认为他是最鲜明的角色,“真是有趣啊”什么的。

门胁:第6集中的泷谷和法夫纳真的很赞呢。

武本:对于他们的生活状态,我还是比较用心地做了指示的,“让他们像这样生活”。

门胁:果然是这样!我最喜欢武本先生对于男性角色的描绘了。

武本:我对第12集印象也比较深,小林和托尔的初次邂逅做得非常好。那个地方的演出是小川(太一)先生,他做得非常出色。

秋竹:那集的所有staff都十分热情和努力,特别是小川先生,直到最后都在用心制作那个盗贼女孩穿着女仆服出场的画面。

武本:那个画面真的很棒!

8.jpg

丸木:我和门胁小姐一起担任第1集的作画监督,但我还没有从上一部作品中调整过来,作画方面十分不适应。相信观众一定能看出来,在第1集中,随着镜头变化,画的氛围也不一样。虽然自认为是努力去进行配合了,但还是无法做到像门胁小姐那样圆润……

门胁:我完全不介意的。不过由于近年来技术的进步,即使线画多少有所差异,经过上色和摄影的处理后,我想也都能够达到均一的水准。

武本:尽管如此,作画监督也依然很重要。我一直都很敬佩作画监督,因为他们的画基本会原封不动地成为最终影像,所以责任重大,十分了不起啊。


——今天非常感谢各位。


原文:2017年感谢祭BOX

翻译:yszk

校对:阿芬

润色:抚璃梦


喜欢的小伙伴()
微信关注

主人!欢迎回来~